•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作为具有实用与艺术双重功用的书法,从一开始就渗透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毛公鼎》、《散氏盘》、《越王勾践剑》、《吴王夫差矛》,还是载有文字的权量、瓦当、钱布、铜鉴等等,无一不又是经典的书法艺术品。而作为记载事理的甲骨文、帛书、简牍及碑碣石刻等等,在今天看来,更是无尚的艺术精品。中国人与书法艺术是怎样一种情结,至今也无法用话语准确表达。这种情结,不仅是使书法艺术成为中华灿烂文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更为重要的是使作为具有广泛实用性的文化样式的书法艺术与其他文化有机地融为一体,大大增强了书法文化的包容性和多样性,提升了书法艺术的文化品位,以至于深深了解中国文化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也曾发出如此感叹:“中国是特别的东方,中国书法最鲜明地体现了中国文化的精神。”现代旅居法国的华裔艺术家熊秉明,以其博古通今、融会中西的学识修养和切身体会,甚至发出了比黑格尔更为激动的证叹:“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化精神内核的内核。”宏观地站在历史的高度去审视中国文化,我们越发觉得此语富于深意。众所周知,书法文化以汉字为表现载体,即用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所形成的“语言文字”去记录、阐发人们所从事的一切社会实践活动及其思想意念。“言为心声。”换句话说,书法艺术所载承地不是简单的文字符号,而是中国人古往今来的心灵历程,映现地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气格与思想内涵。一句话,书法艺术所熔铸地是“中国心、民族魂”。这是其他艺术样式所无可比拟的。
  也正因如此,书法艺术在中国封建社会始终为统治阶级所利用,作为选拔人才的重要条件,享有至高地位,成为世界大文化遗产中的一个有趣现象。从秦代程邈因“囚于云阳狱,损减大篆体,去其繁复,始皇善之,出为御史”开书法文化“以书取仕”先河起,自秦而降,整个封建社会,高潮迭起,佳话无可胜数。据说汉代“奖励书学人才,曾出现只要汉隶写得好即可为官,礼仪一度让位于书艺。晋时置书学博士,书学人才贵显一时。”(参见张运林《中国书法杂说》)唐代遴选人才有四条标准:“一曰身,体貌丰伟;二曰言,言辞辨证;三曰书,楷法遒美;四曰判,文理优
首页 上一页[1] [2] [3] [4]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