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艺大观 >> 【民歌】朴质悠远的关中古歌
【民歌】朴质悠远的关中古歌
    我是道地的秦人,在孩童之时,最早接触秦腔、认识秦腔不是其经典的李十三的《火焰驹》,也不是范紫东的《三滴血》,还有一大堆秦腔名角苏育民、孟遏云、陈妙华什么的,而是几句带点说唱的秦腔小段: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其实,这应该是民谣,也是儿童们乱吼的童谣。也称作是《关中古歌》。我以为,反正属于“谣”体。不过是秦腔艺人演出时随意借用加入的小插曲,即丑角在幕间串场时,插科打诨,活跃气氛,增加笑料的小段表演。谁知,近些年“他大舅他二舅”突然风靡起来,一下让秦人们有点喜若狂地晕菜,这当然首推央视《星光大道》老毕唠叨时高兴了就来上一段,北京人艺把《白鹿原》改编成陜西方言话剧时,一开幕先让陜西华阴老腔的十多个民间艺人用“他大舅”打场子,颠狂一阵,先声夺人,强力震撼。那吼得忘情时的慷慨激昂、唯我独尊,伸胳膊腿时得意忘形的恣肆汪洋,荡气回肠,猛烈敲击木凳子时的忘乎所以,尽情发泄,有一种挣命般的不顾一切。一会儿被称为“千古绝唱”,一会儿又被称为“原生态摇滚”,张艺谋又在电影《三枪拍案惊奇》中亲自填词,让小沈阳也来了段“他大舅”。连电视剧《奠基者》中的铁人王进喜,也来了段:“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走三步退两步不如不走,多打井快打井多多出油……”
    华阴老腔唱“他大舅他二舅……”的第一段是:“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太阳圆月亮弯都在天上,男人笑女人哭都在炕上,男人下了原,女人做了饭,男人下了种,女人生了产,娃娃一片片,都在原上转……”第二段稍微变了点,不完全按照“他大舅”模式:“女娲娘娘补了天,剩块石头成华山,鸟儿背着太阳飞,东边飞到西那边,天黑了又亮了,人醒了又睡了;太上老君犁了地,豁出条沟成黄河,风儿吹月亮转,东岸转到西岸边,麦青了又黄了……”大概是2003年拍的电视剧《关中匪事》在前面二句后边又加了两句,应是《关中古歌》中的老段子:“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金疙瘩银疙瘩还嫌不够,天在上地在下你娃甭牛。”电影《高兴》,也用了“他大舅”四句,基本上也是照搬秦腔剧中的旧词:“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走一步退一步等于没走,一头驴两头牛都是牲口。”其它的还有不少,特选几段精彩的记录如下:1,为王的坐椅子脊背朝后,没料想把肚皮挺在前头;2,太阳出来照西墙,西墙背后有阴凉;3,白绸子黑缎子都闪贼光,长袍子短褂子都是衣裳;4,大麦面小麦面都能擀面,剩下个包谷面咱打搅团。
  “他大舅”这一秦腔小段,或称《关中古歌》《陕西大实话》,初听之时,那就是一句不折不扣的大实话嘛,甚至像废话,但其中蕴
首页 上一页[1] [2]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