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艺大观 >> 【民歌】黄河“花儿”
【民歌】黄河“花儿”

             

    一提起我国西北的优美民歌“花儿”,人们会因地域称之为“青海花儿”、“甘肃花儿”、“宁夏花儿”以及“河州花儿”、“洮岷花儿”;或因民族称之为“回族花儿”、“撒拉花儿”、“东乡花儿”、“土族花儿”、“保安花儿”等,无人称“黄河花儿”。
    但是,当我无意间画了一张青、甘、宁三省区相连的草图,并画出黄河及其支流的流向,按照“花儿”流行的大夏河流域、洮河流域、青海甘肃段黄河流域、大通河流域、宁夏境内黄河流域标出各县、市具体地名以后,猛地吃了一惊:我看到“花儿”只集中流行在北起宁夏贺兰山南至甘肃宕昌,东起六盘山西至甘肃河西走廊青海日月山这约二十万平方公里范围内,不足三省区总面积的百分之六,都在黄河龙羊峡至吴忠市这一段黄河及其支流大夏河、洮河、大通河、湟水、清水河的沿岸地区,是这一段黄河流域独有的特殊民歌,若真的将其称为“黄河花儿”也毫不为过。这不能不让人想到它的文化地理学和环境文化学的意义,即黄河文化蕴含在“花儿”中的分量,或曰“花儿”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对黄河文化的具体阐释。
   “花儿”与黄河文化的关系,绝不是只体现在用“花儿”的形式描绘生活在这段黄河流域的人和在这段黄河流域环境中发生的故事,以及因黄河地域环境所触发的人的感情波澜,如“一对骡子一对马/黄河的河沿上站哈”、“左边的黄河/右边的崖/雪白的鸽子/水面上来”、“黄河堰上的水鸭子/你是谁家的女娃子”、“黄河畔上日本来呀/日本来/我不打他呀/是奴才”、“东靠黄河西靠山/年种年收水浇田”、“口唱山歌肩扛上锨/黄河水/他引到了咱们家庄前”等等,更重要的是“花儿”所揭示的黄河文化内涵。
    近代以来,我国各学科的专家都注意到了“花儿”的文化意蕴。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很早就注意了从“花儿”研究当地的历史。他在《浪口村随笔•明初西北移民》中说:“洮州有歌曰:‘你从哪里来?我从南京来。你带什么花儿来?我带茉莉花儿来’,其地无茉莉,知此歌必为初移之民所遗留,至少亦是根据初移之民之遗语而咏歌者。”从“花儿”研究历史,也从历史研究“花儿”。
    由于“花儿”的魅力,吸引了许多跨学科的专家参与其中。

首页 上一页[1] [2]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