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黄河文苑 >> 黄河故道:一方水的胸怀
黄河故道:一方水的胸怀

    水是一个地方的眼睛,太多了,不够金贵;太小了,不够灵气。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山,再坦荡如砥,也会少些坚定的气质;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水,再底蕴丰厚,也会少些飘逸的灵性。
    显然上天一直在眷顾商丘,让广袤富饶的田野上耸立了几座山,让一马平川的原上静躺着一方水。广袤富饶的田野让这里成为天下的一座粮仓,独步风情的水光山色让这里成为日渐擦亮世界目光的一块天泽地润的宝地。
    黄河故道是点睛商丘的一方水。每次去那儿,在素云飞舞的蓝天下,无论是走上故堤,眺望这于眼前豁然开朗起来的一方明水,还是泛舟水上,远望无限延伸到天际的原野、林带,尤其是田间地头抑或是在各个景点上辛勤忙碌的人群,心底里刹那间总会有一种动人的情怀难以按捺:这一方明丽而静美的湖水,分明就像一位被黄河母亲遗落在民间的格格,她曾经那样尊贵,那样端庄,那样雍容,那样繁华,甚至她一度委屈,一度挣扎,一度恣肆,一度迷茫……然而,既是无法改变,何不接受命运?渐渐地,在一次次白云苍狗的流变之后,她成熟起来,将委屈和沧桑深深地葬在心底,她笑容灿烂,她胸怀敞开,她开始像一位温良谦卑的母亲,孕育!生产!滋养!她孕育这一方水土的希望,她生产这一方水土的富庶,她滋养这一方水土的胸怀……
    一方水的胸怀,其实是一方人的胸怀。作为坐拥黄河故道这一方水的商丘,这一方人的胸怀是什么?
    远古的城市多依河而建,古老的黄河一度流经商丘,毋宁说是黄河母亲诞生了商丘。身为母亲河的儿女,这一方水为这一片厚土留下的岂止一种胸怀?
    还原黄河故道的沧桑“真颜”
    如果把中国版图视作一幅画轴,滔滔东流的黄河犹似天人一挥而就的一个“几”字,只一笔黑白线条,已尽显无与伦比的写意和豪放;如果把中国视作一位巨人,惊涛拍岸的黄河犹似一条血脉喷张的大动脉,只亘古不息的奔流,已尽显逝者如斯的永恒和苍茫。
    人类有史记载以前,黄河没流经过商丘?有史记载以后,黄河又是在什么时候流经商丘?在商丘有着怎样的沿革与变迁?又是在一次怎样的悲壮转身之后将一段废黄河遗落在商丘?探源黄河故道的前世“真颜”,有必要揭开古老黄河的神秘面纱。
    历史上,最原始的黄河并非像今天的“几”字,她的有史记载,上限大致从新石器时代开始。据文献记载,黄河曾往返更迭多次流经的有《禹贡》《山海经·北山经》和《汉书·地理志》中记载的三道。前二道在河北平

首页 上一页[1] [2] [3] [4]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