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黄河文苑 >> 黄河岸边那一个天鹅湖之我的感受
黄河岸边那一个天鹅湖之我的感受
    一般来说,向别人推介自己应该是非常容易的事,知已所长,能抓住重心,很快就能使自己在别人心里成为一个亮点儿,可说心里话,这得有技巧,如只凭一张照片,就只能让人观其貌,难以让人知其心其性其德行。要写成文字,就得要词汇丰富且用词得当,才能恰如其分的把自己描绘出来。可是我做这事有点儿难,肚里墨水有点儿少,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到这时才真正理解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含义。不管怎么说,有想法就得去付诸行动,就算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结结巴巴的文字组合难以真实体现我的貌神德品,有个轮廓摆到哪儿以后也好锦上添花不是,再说了,醉翁之意不在酒,湖,才是我要说的重点儿。
    我说我是在画中长大的,也许你不相信,可这是事实。什么抽象派,现实派,国画,水墨画,山水,花鸟,素描,木刻,浮雕,……等等,我真的说不上来多少这些艺术形容词,就这些还是近些年在来我们这儿觅奇的人嘴边拾来的。可只要是和画有关的我都见过。你也许要背过头捂住嘴偷笑了,说大话也不怕砸掉牙。可我说的没有一句是瞎话。湖,可以给我做证。
    达从我记事起,我就在这湖边长大,以前这里就是个湖,没有什么名,我们就给她叫大塘,因为太大,为了有针对性,也起了不少小地名,如莲花池,芦苇荡,陡坡根,柳树林,老鳖湾等等。我的幼稚园,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后都是在这里完成的。你们的眼别瞪那么大,国家不是按这种排序来说明知识拥有程度的阶别么,我也是这样为自己排列的。这里没有列院士,不是我不想说,就说了,在我们村也没有人会说我夸大其词,是因为天外有天,这些年我真的领教了,来这里的很多人真的比我强多了。为什么我还要把博士后这个头衔在给带上了呢,是因为我说的见闻和想法,那些在知识界有名的人也认为我所拥有的知识,也可以称谓一个小圈圈里的专家,做老师名符其实。最初我听到他们这样说,以为这些人以为我土,在耍笑我呢,后来看他们拿笔认真往本子上记录的神情,我高兴的往苇棵子里跑了好几回,想尿又尿不出,心里激动的生理神经都纹乱了。以后,虽然没有飘飘然,可也觉得专家么,也就是那么回事,尽管我只是个会说不会写的专家。有时候还冠冕堂皇的在上过大学的儿女们面前卖弄:如今我也是在咱大塘里声叫声应的专家啦,什么叫专家?对某一事情能说出道道,又付合逻缉推理的那种说法就是专家理论。我能看出孩子们的心理活动,自己喂大的鸟还能不理解么。不过他们默认,就能证明我在家里不只有父亲的权威,也有理论型专家的地位。
    我说我是在画中长大的,并不是说在画纸堆里长大的,我是在湖边长大的,你想啊,这湖里湖边一年四季的每一个时辰每一个角度都会是多少幅画啊。这湖边所有的地
首页 上一页[1] [2]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