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要闻 >> 华阴老腔:历史、现状与可能
华阴老腔:历史、现状与可能

编者按

 

  央视猴年春晚节目《华阴老腔一声喊》让老腔这一古老非遗再次引发大众热议。2月25日,本报9版刊发报道《“老腔”们需要的不仅是“一声喊”》,呼吁重视对老腔艺术的保护与传承。文章刊发后在读者中引发强烈反响,大家对以老腔为代表的非遗艺术的生存现状与发展态势展开讨论。本报今日刊发《华阴老腔:历史、现状与可能》一文,从历史源流与生存现状两个方面系统介绍老腔这一古老艺术,并展望其未来发展。

  关于华阴老腔,有两种“起源”叙述颇具代表性。一说其粗犷豪放、高亢昂扬的“声腔”,源于西汉,与当时三河口(黄河、渭河、洛河交界处)漕运船工的拉船号子密不可分。后来老腔表演中被视为标志性戏剧动作的“砸板凳”,即脱胎于船工用船桨敲击船板以应和节奏的行为;而一人领唱,众人应和的“拉坡调”,也与此有关。二者的结合,形成了如今“众人帮腔满台吼,惊木一击泣鬼神”的独特效果。而老腔“声腔”与“皮影”的结合,也就是“老腔皮影戏”,约兴起于宋代,成熟于明代。一说其“声腔”源于明末清初华阴流行的一人唱多人帮腔,且以木板拍击音节的“说书”,至清乾隆初年始发展为“老腔皮影”。

  两种起源性叙述均表明:迟至21世纪初文化干部党安华大幅改革老腔的演出方式之前,老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以“老腔皮影戏”的方式代代相传的。唯一发源地在今陕西省华阴市卫峪乡双泉村,距华山不足十公里。老腔原属双泉村张氏的家戏,向来不外传,且传男不传女,为防他人偷艺,竟至于“地窖里传戏”,颇有些口传心授的神秘意味。

  这种传承上的“封闭性”,在保证了唱腔“纯正”的同时,也客观限制了其传播范围。据史料记载,在最为兴盛的历史时期,老腔的传播也仅限于陕西周边的河南、宁夏等地,与当前红遍大江南北,影响波及海外的盛况不可同日而语。

  老腔在传承上的“封闭性”,其实早在20世纪初叶就被“打破”。与双泉村张喜民同为华阴老腔代表性传承人的王振中(白毛),为华阴市太华办南寨村人,其习得之老腔,源于另一位非张姓的老腔艺人吕孝安。如今华阴老腔的传承谱系,因之也就有了两条不同的线索:一为卫峪乡双泉村张氏,至张喜民为第十代;一为外姓,吕孝安为第一代,王振中为第二代(此一脉亦源于双泉村张氏,其传承关系颇为复杂,此不赘述)。二者最大的区别,不在传承人数的多寡,而在于对唱腔的处理。双泉村张氏,几乎严格遵守其作为“老腔正宗”的传统唱法,较少接受其他剧种的影响。而师从吕孝安的王振中,则没有“固守传统”的压力。王振中颇通乐理,在学习老腔前,即精通彼时流行于华阴的秦腔、迷胡、时腔(碗碗腔)等

首页 上一页[1] [2] [3]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