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行业快讯 >> 大限黑砖窑 纠结黄河滩
大限黑砖窑 纠结黄河滩

    备受媒体关注的黄河滩区黑砖窑,有着不一般的前世今生。在政府前后不一的政策下,这个群体有着怎样的“黑色”生存?纠结的不仅是黑砖窑主和政府,还有这条游移不定的大河。
    黄河岸边的砖窑
    3月28日,河南原阳县官厂乡黄毛村,紧邻黄河的一块十多亩土地上,依然清晰地印着挖掘机碾过的道道痕迹。村民李自安指向河流的远处,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两年前就是在那儿挖土的。”手指处,尽是滔滔浊流。
    李自安是一个砖窑老板,砖窑就在河北岸2公里处。他在黄河边取土两年—用挖掘机在土地上开挖1-2米深的均匀土层,然后拉回转窑,打成土坯后,进窑烧制成砖。李自安按照每亩每年1800—2500元不等的价格租用这些土地,两年内他挖了4万方土。这些河边的土地,是黄河滩区的荒地,不属于基本农田。
    随着黄河主河槽来回不定地摆动,李自安当年的取土处,已经被淹没了,成了主河槽的一部分。他手指的地方,距现在的河岸有数百米远。
    郑州北郊邙山上溯,相传是禹王故道,大禹带领先民劈山开路,疏壅导塞,此段河床数千年不变;其下,直至山东垦利县入海口,即黄河下游,在这块广阔的平原上,这段河道“三年两决口,十年一改道”,泛滥成灾,历代王朝与河官,为了顺天保民,一项重要的事业,就是不断地筑堤修坝。
    目前,河南境内从邙山至兰考县东坝头之间的河堤,即在明清时代原址上修筑。也就是说,几百年来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决口除外),黄河河道就被限制在两岸大堤以内,黄河携带的泥沙在大堤内不断淤积,“悬河”之称由此而生。大堤越筑越厚,河道越来越宽。在开封县和封丘县之间的两岸河堤距离24公里,最短处也有10公里。
    黄河的流路“宽、浅、散、乱”,主河槽不断摆动,有些地方,1公里宽的主河槽被分成数条枝杈。所以,这里形成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现象:河水仿佛变成了河道内的“客人”,而陆地——河滩则成了主人。黄河下游整个滩区的面积占河道面积的85%,滩区总面积达25万平方公里。如河南新乡市原阳县,全县7个乡、三分之一的面积位于滩区。李自安所在的官厂乡就在其中。
    滩区是汛期排洪、滞洪和滞沙区域,同时又是群众赖以生产和生活所必需的土地。公开资料显示,滩区共生活着189万人,其中河南境内近160万人。这是他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家园。
    时代周报记者观察新乡市原阳县和封丘县、开封市的开

首页 上一页[1] [2] [3] [4] ...下一页 末页